去往南國

關於部落格
「你為甚麼去南方?」「我為甚麼不去?」
於是我像一朵雲似的,飄到南方來。—〈寂寞的畫廊〉
  • 222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[PMP]2014聖誕

*** 
 
 
 
  豐緣也是會下雪的。
  雖然人們將她稱為南方樂園,但冬天卻也是差不多如此,如同所有人心中的冬日印象。
  今年如此,到了年底也不例外。
  入冬以來,地勢稍微高點的幾座城市已下過幾場大雪,而豐緣南方港口旁的城市同樣也蒙受了雪精靈的眷顧。
  幾天前的街上積著些薄雪,如今經過了幾日夜還可見到一點雪屑,像摻了白鹽的胡椒粉般,與地面的砂土完美的融合。
  「吶,吃起來說不定是鹹的呢。我說這些雪。」
  早晨,前往水族館的途中,枯葉拉著圍巾,突發奇想的結果是被隨行在旁的水晶燈火靈敲了頭。
  「哎呀,小霧好痛。」
  一回頭,只見小霧遠遠飄在後方一段距離,身邊剩下莫名成為替罪羔羊的夏夏。
  「你們兩個還真是麻煩。」對兩隻的打鬧一笑置之,枯葉沒有多加追究的意思。
 
  前晚,港口大城的街道上,被通明的燈火吸引、結伴成雙上街的人潮洶湧,喧鬧直到夜半。
  有人說,這天是那個日子的前夜。
  在全城都在為節慶瘋狂的當頭,枯葉獨自從人群中慢步走過,在街上成雙的人潮中顯得特別突兀。然而她並不特別在意。
  畢竟在這種日子中還能夠獨自出門,本來就是出於想上街走走的念頭一時興了起來。各種情侶在街上彷彿無數泡泡,儘管人潮再多擁擠,一對對人影卻各自擁有自己的三千世界;看似彼此相近,實則互不相擾。
  枯葉也有著自己的泡泡,不過與街上稍微不同的是,泡泡內暫時只有一個人,和其他所有泡泡比起來,她以更輕盈的動作穿梭在人群中。
  偶爾,她走著,四望周圍的人們,心底會想起一個人,但那種心思不會持續太久。他們之間已有幾天沒有書信往返,也沒有任何音訊聯絡。
  一旦到了隔天,太陽又升起,枯葉的地方依然照舊營業著;而她想起的那個人也一如往常的值班。
  尋常得如同不會特意提及的每個日子。
 
  節日早晨的街上人影稀少,枯葉與一對水晶燈火靈就這樣走著。
  倏然一陣風起,連同著一股刺寒,即使是戴著手套的枯葉也忍不住抱胸,手緊緊藏進大衣的縫隙中。
  她走著,但寒風從附近某人的身上吹落一頂白色的帽子,送到了枯葉面前,她將它撿起。才轉頭,似乎是帽子主人的人從後跑來,他氣喘噓噓向她要回帽子。
  「謝謝您。這風來得太突然,一不小心讓帽子被吹掉了。」
  「嗯,沒關係的。」
  枯葉報以輕鬆一笑。她打量眼前的男子:穿著一身通白,彷彿剛從雪堆中爬出來,或是被倒上一盆雪白色的染料,白得與周圍有些格格不入,卻也說不出哪裡不對。
  男子接回帽子,拍去上頭沾到的沙塵。枯葉這時才注意到,不只是帽子上的特殊裝飾,男人的圍巾與大衣下襬各處,布料上滿布細小的紅藍雙色雜點。
  「這衣服……真特別呢。」
  男子聞言,抬頭道:「真的?這是我自己的設計。」
  「哎呀,您是設計師?」
  「不完全是,只是點業餘的興趣。」
  「您是這裡的人嗎?」
  話一出,男子在話尾猶豫了好一會,這才搖頭否認。「我一直在旅行,也許在這個地方住得慣了,或是找到了什麼靈感,就準備離開。」
  枯葉點頭。一直在一旁的兩隻水晶燈火靈在身邊輕輕晃著,不知道它們之間是否討論出了什麼結果。男子像注意到什麼,直直盯著枯葉看,讓她有些窘迫。
  「那個,有什麼地方不對嗎?」
  「啊、不,沒什麼。只是看見您的耳飾,覺得設計似乎很特別……」
  聞言,枯葉啊的一聲,伸手觸碰右邊懸掛著的銀色魚形耳飾。「是……這之前從熟人手上收到的。」
  「那位朋友,想必是溫柔的人吧。」
  幾乎是同時間,這話讓枯葉笑了出來,「那,大致算吧。他人在城都,偶爾會和他見面。」
  「這還真是不巧,在這座城市之後,我正好打算前往城都。」
  「……那麼,若是在那裡見到他的話,請替我問候他。」
  枯葉想起了什麼,平緩但輕聲地說著。男子的帽緣很低,無法窺見他的表情,也無法知道他是否有聽人說話。但從他的回應聲中,某個瞬間枯葉彷彿聽見鈴鐺搖晃的聲響,但很快便認為只是自己一時的錯覺。
  雪白的毛帽,以及明顯對比著紅藍雙色的裝飾物,那頂帽子即使走遠後依然惹人眼光。
  最後,在原地目送男子直至他遠去,枯葉才招呼一對水晶燈火靈。
  「還有些冷呢,我們繼續走吧。」
 
 
 
 
 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